-轻染-

半死不活咸鱼写手一个,不定时更新因为懒。
魔道‖全职‖刺客列传‖天枢国民。
忘羡仲孟不拆不逆。全职淡圈中。

【仲孟】君归

很久之前的存稿,刺客二还没播。

  仲堃仪觉得很奇怪。
  自他开始攻打遖宿,再到天枢开国大典在即,他一直很奇怪。
  这是不是太顺利了?
  就好像有人在暗中助他似的。
  仲堃仪想不通。
   正思索着,小厮就扣门问话。
   小厮送上来一坛酒,道是天枢新酿出的一种酒,不过区区几坛,有人为贺仲堃仪官至丞相而送来的贺礼。
  仲堃仪挥手让小厮退出去,打开这传闻中的佳酿,闻起来不过是普通的酒香,也不知道有什么稀罕的。
  不过闲着也是闲着,便自己喝了起来。
  酒入口中,甘美醇和,回味无穷,看来这酒还是有些不错的地方。
  喝着喝着,脑子却变得一片浑浊,迷迷糊糊的,眼前的景物也模糊了。
  奇怪,我酒量也没那么低啊……
  想着,竟沉沉的睡过去了。
  仲堃仪做了个梦,梦到了孟章。
  他还是天枢的王,忧国忧民,心系天下。
  而仲堃仪,也只还是通事舍人,随王伴驾。
  仲堃仪心下一动,发现自己竟有些想念。
  王上的脸渐渐模糊,之后 眼前的事物犹如走马观花,而所看见的种种,皆是他尚在天枢辅佐王上的时候的所行之事。
  忽然,回忆渐渐停下,景象清晰起来,那是他与孟章的最后一面。
  那时的他走的决绝,未曾想过……只能叹一句道不同罢了。
  只不过,如今以第三人的视角去看,仲堃仪也觉得自己当日确是无情了。看着自己消失的背影,感慨着回了身。
  仲堃仪愣住了。
  王上的脸说不出是什么表情,他就只是静静坐在那里,看着仲堃仪远去的背影,眼角落下一滴泪。
  仲堃仪忽然想起那日孟章对他说的话。
  “你与本王,是独一无二的。”
  心疼又或是一种未名的情绪慢慢在仲堃仪心里蔓延开。
  为什么?
  “可是臣对王上甚是无情啊。”仲堃仪还记得那天他说了什么。
  他……好像真做错了什么。
  之后的记忆只剩他自己一人了。
  一人饮酒,一人征战,胜利在即,他也未曾感到开心过。
  大约是少了什么罢。
  可少了什么,他一直不知道。
  可现在他知道了。
  他少了那个将全部信任交于他,一手提携他至上大夫,临死不忘他安危的王上啊。
  可惜,晚了。
  酒醒,仲堃仪呆呆的坐在书房中,不知做些什么。
  桌上还摞着厚厚一沓奏折,仲堃仪叹了口气,随手取出一本,正巧是骆珉的,仲堃仪想着这小子有什么还需汇报的,便翻看起来。
  骆珉是跟在他身后很久的人,如今也能独当一面了,手下幕僚也个个是人中龙凤,征战时也奉上了不少好计策,真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啊。
  骆珉只汇报了他之前交代他的事,天枢立国在即,正是需要新鲜血液的时候,这不让他去寻了几个有才之人,倒也速度。
  上面列着长长的一串人名,仲堃仪心下想着允给他们什么职位,却突然怔住了。
  只见其中一人名和他人一般印在纸上,却那么引人注目。
  孟章?
  孟章。
  孟章!
  仲堃仪一下冲出房间,迫不及待的想找到骆珉,想问问这是怎么回事。却发现他早已等候多时。
  骆珉正与一人谈笑,那人背对着他。
  像,又不像。
  身量高了不少,身子也不如那年单薄,声音也浑厚了许多。
  骆珉看见了仲堃仪,轻笑着提醒了那人。
  只见他转身,还是那个熟悉的眉眼,嘴角存着淡淡的笑意,也还是那熟悉的声音。
  “仲卿,好久不见。”

 
 

评论(6)

热度(3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