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轻染-

半死不活咸鱼写手一个,不定时更新因为懒。
魔道‖全职‖刺客列传‖天枢国民。
忘羡仲孟不拆不逆。全职淡圈中。

【执离】不离

存稿,背景刺客一结束。
混合上一篇仲孟食用更佳。

   执明是一个有理想的王,他的理想很伟大,那就是在这个乱世中混吃等死。
  每天,听听小曲,玩玩游戏,找找莫澜,反正就是不批奏折。任他太傅念我千百遍,我待政事……我还没有初恋!
  只不过天天玩,地上倒没啥意思了,就寻思上天看看。
  但他终究还是没有上天,后来他也庆幸,要是他上天了,就碰不见阿离了。
  天上一定没有阿离这般的妙人。
  阿离!阿离~阿离?
  阿离怎么对我爱答不理的……是不是阿离不开心了!
  “阿离想要什么,本王通通给你拿来!”
  “若有朝一日,王上想要这天下了,我再告诉你为什么。”
  后来,执明就再也没见过阿离。
  现在呢,手中是曾经最讨厌的奏折,讨论的是曾经最厌恶的政事。
  适逢天枢立国,各国在休养生息,执明也在暗自准备着。
  阿离,你不是想要这天下么?我这就给你夺来。
  宁静的生活继续着,但谁都知道这只是表象,他们只是在等,等谁率先打破这片宁静。
  是瑶光。
  瑶光复国,于浮玉山开国大典,力邀各国派出使臣前去观礼。
   阿离……
  各国表意不明,唯有执明焦躁不安,思考了很久,立刻拍板。
  “我去瑶光。”
  任太傅莫澜如何规劝也无济于事,执明一旦决定了什么就不会再改变了。
  整装待发,前往瑶光。
  去瑶光的路上,执明的内心是焦躁的。
  见到阿离说什么?阿离最近过得怎么样?……啊呀呀不能想不能想,越想越急!
  可想着想着又加快了速度,随从们差不多都要累趴在路上了。
  就这样,执明早了其他使团好些天到了瑶光。
  只是当日未曾见到阿离,急的执明抓心挠肺的。
  不过第二日阿离便接见了天权使团,执明想,阿离见到我会是什么样子呢?惊讶?惊喜?亦或者是惊吓?哎怎么总也逃不开个惊字!
  当执明再见阿离时,想说阿离你瘦了,可看见阿离面上的淡漠表情,却又说不出口。
  众目睽睽之下,他就那样干站着。
  “想过你们早到,却未曾想过到的如此之早,若有疏忽,还请见谅。”终是阿离开口打破了平静。
   成了一国之君果真是不一样了。
  接下来是毫无营养的客套,执明未曾应答只是默默看着阿离,恍若隔世。
  接见结束,使团的人离开王宫,而执明悄悄离开了队伍,向另一个方向走去。
  阿离就站在高台之上,怔怔的看着天权使团远去的方向。
  “阿离!”执明气喘吁吁的跑来。阿离怔怔的看着他,竟不知如何开口。
  “阿离即是瑶光的君王,那直接叫我执明便是,你我之间,还需客套些什么。”执明看着阿离,眼中是止不住的欢喜。
  阿离只是无奈的叹口气,道:“你……还是这般性子。”
  “阿离,”执明忽然攥住阿离的手,严肃认真的说,“你若是想要这天下了,那跟我说,本王给你夺来,本王只希望你开开心心的,便不作他想。”
  “王上你终究还是没懂。”无意间脱口而出的是他还在天权是对执明的称呼,那段时光,当真难忘。
  果真王上的心性不适合天下。
  阿离转身离开,只道:“天权王还是回国吧。”
  只留执明落寞的站在那里,阿离,你究竟是有什么不放心的?
  各国使臣明面波澜不惊,内地实则风云暗涌,执明忽然觉得疲累,大典结束草草收拾了一番便离开了瑶光。
  之后各国便是烽烟四起,就连执明所仰仗的天险也有人暗中潜入破解,天权的宁静日子也到头了。
  战事愈发的紧张,执明的眉头也越锁越紧,只是每每问起战事,总要问上那么一嘴瑶光。
  又是新的战报,执明坐在向煦台中,紧锁着眉头,手上翻阅着奏报,嘴里却问着别的。
  “瑶光近日如何?”
  “王上若想知道,只需问我,何苦派人悄悄打听?”
  执明手一抖,奏报掉在了桌子上,不敢置信的抬起了头。
  “王上还是那么需要人来操心。”阿离坐在对面,无奈的摇了摇头。
  执明笑了,像个吃到蜜的孩子。
  “阿离!我的阿离你回来了!”

  
 

评论

热度(25)

  1. 风卿吟-轻染- 转载了此文字
    为了执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