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轻染-

半死不活咸鱼写手一个,不定时更新因为懒。
魔道‖全职‖刺客列传‖天枢国民。
忘羡仲孟不拆不逆。全职淡圈中。

【仲孟】画心(二)

“将他送回酒馆?”岑欢问。
  “送他好说,这两个醉鬼怎么办?”陆小曼瞥了眼宁为玉和司马空空,无奈的说。
  “这……”岑欢只得扶起黑袍少年,“那就只有将他一起带回去了。”
  陆小曼将宁为玉扶起来,看着地上的司马空空,愁道:“这可怎么扶啊,要不租车吧,全算司马空空账上。”
  岑欢皱着眉头:“这么晚了向哪租车?”
  岑欢手无意间碰到了黑袍少年的手腕,表情立马变得奇怪起来。
  “怎么了?”陆小曼看见岑欢的表情,问。
  岑欢正欲开口说什么,但一辆马车缓缓驶过,打断了岑欢的话。
  只见马车上下来一个人,锦衣玉冠,正是那仲堃仪。
  仲堃仪向岑欢行了一礼,问:“不知姑娘可否见过一个黑袍少年?”
  岑欢看了看仲堃仪,指了指身旁的少年,说道:“是他么?”
  仲堃仪面上浮起一层笑意,连声道:“正是!正是!多谢姑娘照顾了。”
  “不必言谢,倒是这位小兄弟有些不太好,若不是朋友喝醉了,倒也可以让他看一看。”岑欢扶着那名少年走到仲堃仪面前道。
  “他只说出外散心……却一直未曾归来,我便去寻,也未曾想过他成了这样。姑娘是外地来的?”仲堃仪问。
  “是,刚巧有了时间,便和几个好友出来玩。”岑欢回答。
  “可有住的地方?若没有,可以在我府上住下。”仲堃仪问。
  “我们倒是找了个客栈,只是逛的远了,不知道回去的路了,我们正不知道怎么办呢。”岑欢答。
  “那便在我府上住一晚吧,”仲堃仪说,“也算是答谢姑娘救命之恩了。”
  岑欢笑着说:“那就有劳了。”
  仲堃仪伸手:“请。”
  岑欢小曼一行人便坐上仲堃仪的马车,去往仲府。
  岑欢自坐上马车起便闭眼小憩,那仲堃仪一直握着黑袍少年的手,很担忧的样子。
  没多久宁为玉就醒了酒,睁眼睛看见坐在马车里还有些懵:“小曼你租了车啊……还这么豪华……”
  陆小曼答到:“可能吗?去谢谢仲大人吧,不是他你们就要露宿街头了。”
  “啊?”宁为玉懵逼了,“仲大人?”
  仲堃仪抬头笑了一下,打了个招呼:“你好。”
  宁为玉回了一个笑容,刚想回个礼却发现了那名黑袍少年,脱口而出:“这少年情况很不好啊。”
  “你懂医?”仲堃仪立马问。
  “是的,我是名医生。”宁为玉答到。
  “那能帮我看一下他的情况吗?”仲堃仪急切的问,“他情况一直如此,我遍寻医师也无人能治,倘若您能治好他我定有重谢。”
  “我看看。”宁为玉接过少年,细细查看起来,不久宁为玉皱起了眉头。
  “这……”
  “怎么了?”仲堃仪看着宁为玉,脸渐渐沉了下来。
  “毒入骨髓……他是怎么活下来的?”

评论

热度(1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