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轻染-

半死不活咸鱼写手一个,不定时更新因为懒。
魔道‖全职‖刺客列传‖天枢国民。
忘羡仲孟不拆不逆。全职淡圈中。

【仲孟】久归者

ooc巨重!介意慎。

  你……你是谁……
  为什么……为什么这么熟悉……
  别……别走……
  仲堃仪最近精神很不好,上朝时也经常不小心眯上眼睛。
  骆珉看见师傅这样疲惫,就在下朝时追上仲堃仪询问道:“师傅是不是政务太过繁重?怎会如此疲惫?需不需要徒弟的帮忙?”
  仲堃仪挥了挥手,示意骆珉不必担心,个中缘由,他自己清楚就好。
  仲堃仪接连几天都做了一个梦,梦里,有个人一直在看着他,他想去追,却总是追不到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消失。
  那一抹忘不掉的绿色成了仲堃仪的心头病。
  其实他知道了是谁,只不过不敢确认罢了。
  夜深入梦,仲堃仪犹豫了好久,也未敢叫住他。
  真怂。
  仲堃仪自嘲的笑笑。
  没想到自己竟这么怕与他见面。
  明明那么想见。
  孟章为何来到他的梦里,仲堃仪不知道,但仲堃仪知道,那些不该有的感情,越来越深了。
  不该有的感情什么时候有的?或许是曾经一次次的扶持,又或者是一次又一次的信任,抑或者是他走后午夜梦回想起他曾经的笑容。
  不经意间,情根深种。
  孟章呆呆的看着仲堃仪,不知道怎么办才好。
  孟章是死了,只是不知为何魂魄并未消散。
  孟章便在天枢飘啊飘,打算看尽天枢的大好河山。
  只是总觉得不放心。
  孟章漫无目的的飘着,到最后,孟章发现,他飘回了王城。
  做鬼是不用批阅奏折的,所以孟章有些闲的发慌。
  但孟章觉得自己真是天生的劳碌命,死了还想去听政事。
  于是一个没忍住,孟章来到了朝堂上。
  孟章看见了仲堃仪。
  他站在群臣中间打哈欠。
  消极怠工!
  没人管教了是不是!
  孟章真是恨不得去敲他的头!
  下朝后,孟章跟上了仲堃仪,打算去他府上看看他平时做了什么才会在朝上如此疲惫。
  孟章看着仲堃仪回府吃饭处理公务日子过得极其规律,可正当孟章无所事事的看着仲堃仪公务时,突然发现已经子时了!
  这么晚了还不睡!要过劳死啊!
  孟章想怪不得早朝如此困倦原来是因为这个。
  奈何孟章现在只是一只魂,不能做什么,只能干瞪眼。
  但是仲堃仪到底还是没有胜过困意,迷迷糊糊的趴在桌子上睡着了。
  真是……孟章凑过去看着仲堃仪的睡颜,天枢现在十分安宁和平,好好的这么劳累作甚?
  仲堃仪皱着眉头,似是做着什么噩梦。孟章好奇的打量着,就听见仲堃仪的一声呓语。
  “王上……”
  哪个王上?我么?孟章呆住了。
  孟章是欢喜仲堃仪的,只有他自己知道。
  当初仲堃仪转身诀别时,孟章是心痛的,但孟章知道自己这个心上人的志向,也放手让他去了,天枢不是他的终点。
  只是……孟章伸手戳戳仲堃仪的脸,他原以为仲堃仪会另寻一番天地施展自己的抱负,结果兜兜转转,他还是回了天枢。
  终归是忘不掉。
  “王上……别走……王上!”仲堃仪从梦中惊醒,睁大了眼睛竟和孟章对视,但仲堃仪看不见孟章,也自然听不见孟章在说话。
  “我在。”孟章重复着。
  “王上……”仲堃仪嘴角泛起苦涩的笑意,“你回来有多好啊……”
  孟章安静的坐在仲堃仪的旁边,不发一语。
  终于,孟章像是决定了什么,转身离去,留仲堃仪一人坐在那里,无言到天亮。
  自打那日惊醒后,睁开眼睛就再没梦到过孟章。他的心空落落的,人也有些魂不守舍。
  又是一年谷雨,因外面下起了大雨,仲堃仪就独自在府里处理公务。
  门吱呀一声打开,有人蹑手蹑脚的进来,小心的把门关上。仲堃仪自是听到了响动,微一皱眉,打算看看是何人胆这么肥敢闯进他的府邸。
  来人悄悄走近了仲堃仪,突然伸手探向他,仲堃仪一个反身制住了来人。
  来人一声痛呼,仲堃仪僵在了原地。
  “仲卿,这些年不见,你就这么对待本王?”
  今年的谷雨,好像,没以往那么冷清了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  孟章为什么会以真身回来,这个过程是很艰难的(其实是没想好)但本来要写虐的走向硬是让我圆了回来(昨晚被浪花刺激到了!)希望大家喜欢w

评论(4)

热度(24)

  1. 圆溜溜的柚子w-轻染- 转载了此文字
    轻染八月半月练