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轻染-

半死不活咸鱼写手一个,不定时更新因为懒。
魔道‖全职‖刺客列传‖天枢国民。
忘羡仲孟不拆不逆。全职淡圈中。

恰好

  恰好的年华,恰好的地点,我,恰好遇见了你。
  夏日的午后难得有一丝凉意,女孩打着哈欠进了班级。
  女孩到的早,班里没来几个人,都是新生,周围都不大熟悉,所以特别安静。
  女孩环顾了一周,发现靠窗的那个座位有风,正是睡觉的好地方,可旁边已经坐着了一个男孩,男孩正在聚精会神的看着什么。
  女孩并不在乎,伸手敲了敲他的桌子。
  “你好啊同学。”
  “……嗯。”男孩愣了一下,“你好……”
  “我想坐在这里,可以让我坐在这里吗?”
  “嗯,好……”一进座位,女孩就趴在桌子上呼呼大睡,好像很久没睡觉了一样。
  男孩还是在看书。
  迷迷糊糊的,女孩被推醒了,他还听见男孩小声的解释:“老师要说事情了……”
  女孩抬头,笑了一下:“谢谢。”
  老师开始点名。
  “沈盼。”
  “到。”
  “何安。”
  “到。”
  ……
  “林与行。”
  “到!”女孩抬头,应了一声。
  “周顾。”
  “到。”男孩答道。
  老师继续点名,而林与行却看着周顾若有所思。
  “怎么了?”看见女孩在直勾勾的看着他,不由得问。
  “没什么。”林与行浅浅的笑,“想起了一句话。”
  “什么?”周顾好奇的问。
  “曲有误,周郎顾。”
说罢,林与行脸上的笑容变得坏坏的:“不知道有没有妹子为你弹错过曲子啊~”
  周顾红了脸。
  “还会害羞嘛,你这样的男生可不多了。”说完,林与行就转头去听老师讲的开学事宜了。
  周顾坐在那里,愣了许久,像是许久之前,有人与他说过同样的话。
  转眼就开始了军训。
  林与行个子很高,排队形的时候被老师排到了前排,可周顾的个子在男生中中规中矩,就排在了靠中间的位置,他的侧前方就是林与行,偶尔林与行转头碰上他看着她的目光,也会顽皮一笑。
  不自觉的,周顾会回他一个笑容。
  军训期间,他们就像一个老友一般,林与行睡觉,周顾看老师。他又不像一个老友那样大力把她打醒,总是用恰到好处的力气将她推醒,随后跟来的就是温柔到不像话的一句:“醒醒,该起床了。”
  军训期间,一直如此。
  好景不长,老师要重新排座了,周顾看了一眼林与行,她正低着头,看着书桌,不发一语。
  原本坐的位置被其他学生挑走,渐渐的,双人的位置也空的不多了。
  到林与行的时候,她挑了一个中间的位置,旁边的女生有些讶异,后来嘟囔一声,不满好友没坐到这里。
  林与行没吭声,继续趴着睡觉。
  不知多久,她又被推醒,耳畔是熟悉的语气:“醒醒……”
  旁边坐着的,不再是那个女孩,而是周顾。
  “我和那个女孩换了座,喏,那旁边就是她以前初中同学……”
  温柔到不像话的语气,很久以前,也有过。
  林与行:“我还以为……”
  “以为什么?”
  以为你,并没有在乎过我。
  “没什么……”
  忽然林与行嗤笑: “你记性真差。”
  “嗯?”
  林与行没有回答,周顾也没有多问。
  之后,每日学习,打闹,叫醒林与行,打打闹闹的……日复一日,平淡且美好。
  但似乎感情太好了,太惹人注意了,有一天,周顾被叫到办公室。
  老师欲言又止:“周顾啊……最近学习怎么样,跟得上吗?”
  “跟得上啊。”周顾一头雾水。
  “这样就好,你和林与行,关系是不是挺好啊?”
  “那当然啊,她是我朋友嘛还是同桌,关系能差吗?”
  “好好好,挺好,你去,回班把这套卷发下去……”老师也不好意思多说什么,周顾性格特别的好,对谁都一样,学习也未曾落下过,也许真没什么呢?
  “好。”周顾抱着卷纸就出去了。
  出门却看见林与行在旁边站着。
  “傻瓜……”
  留下了一句意味不明的话,林与行转身走掉了,周顾心底忽然想起了,那个遗忘的夏天。
  “不会吧……”
  那年,那个夏天。
  纸上工整的字迹写着少年的烦恼,总是沉默的他很难融入班级这个环境。
  沉默使他隐忍,可是难得的好脾气却让不经世事的孩子觉得好欺负。
  烦恼倾诉在日记里,这本日记可谓于他多么重要。
  有一天,日记没了,男孩慌了,到处去找。
  日记是在那群顽皮的孩子手里。
  孩子们看见了他,哼了一声。
  “切,胆小鬼……”
  男孩委屈的大哭。
  “在吵的话都把你们送到办公室里!不想被请家长的话就赶紧回去坐好!”
  一人借着身高的优势将他们手中的日记抢的过来,似乎是怕被送进办公室,这堆小子一下就跑散开了。
  女孩看着日记本上的名字,道:“字写的不错嘛,嗯……周顾,你叫周顾?”
  男孩止住了眼泪。
  “曲有误,周郎顾。不知是哪家的小帅哥啊?”女孩顽皮的声音在他耳畔响起,脸皮薄的周顾脸都羞红了。
  “我叫林与行,这个班的班长,以后有什么问题可以来找我哦!对了,那帮皮小子你也不用怕,实在弄不了就去找老师,别怕掉面子,知道了吗?”女孩笑着,笑容如太阳一样带着暖意。
  “嗯……”周顾应着,却是看愣了。这笑容如阳光一样,直直的照在周顾心底。
  我怎会忘了呢……
  啊……那件事……
   “我要走了。”
   “什么?”周顾手中的本子一下掉了下去。
   “嗯,家里搬迁啊,就要搬走了,也要转学。”林与行低着头,慢吞吞的答,“我想我要走了,就来告诉你一声……”
   周顾一下乱了手脚,不知所措,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   不挽留下吗?
   林与行心中盛满了遗憾,转身走了,却也还是三步一回头。
  周顾就站在那里,不为所动。
  “傻瓜……”
  幼时的胆小导致错过,那时候自己,怎么不开口道句挽留呢?
  回到班里,看见林与行坐在座位上,沉默的写着作业。
  “对不起……”
  “什么对不起?”
  “小时候……”
  “你没必要说对不起,就算你说留下我也不会留。”林与行轻哼了一下。
  之后林与行和周顾安静了很长时间,学习任务的压力也压了下来,好像除了必要的交流,他们就没有在说过别的了。
  周顾才发现,自己的胆小懦弱,其实一直都没变。
  转瞬高考。
  “你想去哪个学校?” 周顾问。
  “能考上哪就去哪呗。”林与行不咸不淡的回了一句。
   “……”
  林与行走了
  周顾愣着。
  高中最后,却留他一个背影。
  只是他未曾看见,走廊上,女孩汹涌的泪水。
   高考结束,就是狂欢。
   几个女孩子拉着林与行在KTV里疯着,班里的男生也在闹着,唯独周顾还安静的坐着。
   狂欢结束,林与行收拾收拾东西回家,却听见有人叫住她。
  “林与行。”
  “我喜欢你。”
  “我想说这话很久了,我错过了很多,可我不想在错过了!”
  “……与行?与行?”
  女孩嘴角不自觉的扬起,眼泪却顺着脸颊一点点落下。
  “巧了。”
  “我也是。”
 
 
  
 
 
 
 

 

评论(1)

热度(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