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轻染-

半死不活咸鱼写手一个,不定时更新因为懒。
魔道‖全职‖刺客列传‖天枢国民。
忘羡仲孟不拆不逆。全职淡圈中。

《君归来兮》

或许天山初见,我便入了障了。

一.未醒
  近日碧落城好生热闹,好像自打天山派上的弟子下来贴了告示之后,便一直如此。
天山派可是赫赫有名的仙门大派,长居天山之上,很少能见到天山派的弟子出来,偶尔那么几次,也是匆匆,见不到真人的。
天山派贴了告示,这可是大事,城中居民自然围去看,这一看倒是惊了不少人。
不是惊吓的惊,是惊讶的惊。
天山派收新弟子啦!
消息一出,一传十十传百,几乎所有人都惊动了。
要知道,天山派可不会这么大面积去招收弟子,它讲究的是缘,缘分到了,你自然就会成为天山派的弟子,所以像这样的状况,倒还是第一次见。
进入碧落城的人络绎不绝,什么样子的都有,都是期盼着进入天山派的,所以碧落城的居民现在面对古怪的人已经见怪不怪了。
“天山派么……”一人浑身染血,面色惨白,却笑了。
“我来了。”
语罢,却是一股钻心的疼痛。
那人捂着自己的心口,恨恨的望向了天山,天山云雾缭绕,好似仙境一样。
只是不知道,那神仙一样的人可还在?
天山肃穆,沉闷的让人困倦。
女子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,靠着古树,才勉强睁开眼睛。
“嗯……?你说什么?”迷茫又困倦的样子倒显得那双桃花眼格外醉人。
“无忧,你也到了收徒的年岁了,正赶着这次,你挑个好苗子?”说话是天山派的掌门风轻尘,看着这个任性的大弟子,他无奈的叹了口气。
“不收。”言无忧很果断的拒绝。
“可……”我总不能说这次大会就是为你办的吧?!
“天山派收徒随缘。”言无忧转身离开,还挥了挥手中的酒壶。
“缘分未到,我不收。”
天山上静的不像话,可天山山底却截然不同。
初晓看着人山人海的报名人数,有些头疼。
忙不过来啊!!!
都赖师傅!!!为什么要让她来啊!!!
看着堆如山的活计,初晓也不发牢骚了,立刻叫了几个新入门的小弟子去干活,自己去躲清闲。
看着小弟子们忙着,初晓满意的点了点头,正想着去禀报,转身却看见了言无忧在看着她。
“若若若若水上仙?!”初晓一下子就蒙了,她入门晚,但算辈分,她也应唤言无忧一声师叔,可若水上仙深居简出,初晓只有在入门的那天远远的看过一眼。那天,言无忧一身白衣随风微动,站在天山顶峰,眼神飘向远方,置身于云雾中,仿佛下一秒就能乘风而去了一样。
“嗯……好像是在叫我?”言无忧歪头看着初晓,有些懵。
“啊啊不,对若……言师叔!”初晓语无伦次了好久才磕磕巴巴的打了个招呼。
“你……有点眼熟……啊我想起来了……你是……”
“师姐?”言无忧刚要说出初晓的名字,却听见有人叫她。
言无忧扭头,看见来人就笑了。
“小无念啊,多年不见长大了。”
“是啊,师姐,你有好久没出来了。”傅无念却没那么惊讶,“初晓,报名事宜处理的怎么样了?”
初晓一下子蹦到了傅无念旁边撒娇:“我办事师傅还不放心吗~都办好啦~”
傅无念笑着揉了揉初晓的头。
倒是言无忧看的出了神。
“原来……是你的徒弟啊……”
“初晓进天山派的时候师姐刚好闭关就没看到她。”傅无念看着言无忧出神的样子有些奇怪,问:“师姐,怎么了?”
“认错人了。”言无忧沉声道,“我还以为是阿玖。”
场面一下子安静了下来,初晓看看这个看看那个,不敢说话。
傅无念打断了这场无休止的沉默。
“师姐来这里有什么事吗?”
“啊,师傅要我收徒,我就出来逛一下,结果就走到这了。”言无忧打了个哈欠,又开始泛起丝丝倦意。
傅无念点点头说:“那我送师姐回静思阁。”
“不了,来都来了,我到要是看看师傅这会能整出个什么让这天山派热闹热闹。”言无忧慢悠悠的走着。
傅无念小声叮嘱了初晓几句就道:“师姐,师傅那里有事情要交我去办,我让初晓带你去。”
“嗯。”听见这懒洋洋的一声应答,傅无念立刻御剑向山顶飞去。
那几个被初晓叫来的倒霉的小弟子忙了好久,总算是将手头的名册整理完了,却听见有人在后边说要报名,小弟子抱怨了两声就转身看见一个小男孩站在那里。
“报名?名姓?”
小男孩眸光似刀,像是在审视着前面的人。
小弟子看的毛骨悚然,只点催促。
“还报不报名了?再不说就截止了!”
小男孩这才缓缓开口,仿佛揉进了全部情绪。
“云咎。”

  “嗯……”言无忧看着山底排着人山人海的人,波澜不惊道,“资质不行啊。”
  初晓汗颜,道:“这只是报名的,开始肯定还是要删掉一批的。”
  “这样……有没有什么好苗子?”言无忧问。
  “师叔想要收徒?”初晓试探着问。
  “现在不想,不合我心意资质再好我也不要。”言无忧面无表情的看着底下密密麻麻的人头,忽然问道,“哪里可以看大会的全程?”
  “师傅的水镜!”初晓立刻应道。
  言无忧沉吟片刻道:“说来,我与师侄第一次见面还未给见面礼,今儿个师叔就带你去看个好玩的东西。”
  一听到好玩两个字,初晓眼睛蹭的一下就亮了起来,师傅曾经的告诫早就抛在了脑后,忙不迭的往言无忧旁边凑,嬉皮笑脸的说着“谢谢师叔,师叔是天下第一好”此类拍马屁的话。
  言无忧听见眼皮都不抬一下,只问:“会御剑么?”
  “……啊?”初晓一下子就蒙蔽了,随后不好意思的说,“师……师侄愚笨……尚未习得御剑的要领……至今……至今不会御剑……”
  言无忧万年不变的的脸上终于起了一丝波澜。
  初晓看见更不好意思,以为是嫌弃她的修为太次。
  然而并非如此,言无忧看着云雾缭绕的天山,嘴角不住的抽筋。
  卧槽早知道就不下来溜达了,从山门这御剑飞回静思阁还要带人……好累的……懒得回去了怎么办?
  这边言无忧犯着懒不愿多走,那边傅无念已经到了主峰拜见风轻尘。
  傅无念站定行礼:“见过师傅。”
  风轻尘颔首,毅然一派已经出尘的仙人的模样。
  风轻尘挥了挥手,周围的小童就退下了,待殿中无人,风轻尘就像是变了个人一样瘫坐在椅上,还懒洋洋的向傅无念说:“无念啊,别站着了快坐,近来外面哪些倒霉蛋出事了说出来让师傅开心开心,我这几天都要让你师姐折磨出更年期了……”然后就吧啦吧啦一堆。
  傅无念面无表情坐下,显然早已适应了师傅的画风,但心中难免腹诽,想我天山派也是三派之首,怎么掌门就是这个德行?
  傅无念耐心的等师傅吧啦完事,才幽幽道:“徒弟在山门遇见师姐了。”
  风轻尘无所谓的挥挥手:“是看热闹去了吧,随她随她。”
  傅无念接着道:“只是这师姐似乎对玖姐……玖师姐一事未曾忘怀,今日还将初晓认做了玖师姐。”
  风轻尘终于抬了下眼皮,嘴里开始不住念叨:“你们这些小辈可真让我不省心,本来还想让无忧这小妮子收个徒分散点精力,结果呢,把自己关静思阁里一呆就是这么些年,好不容易出来还对我不理不睬一点都没把我当师尊……我还以为关这些年能忘了,结果……哼!”
  傅无念沉默。
  师姐她……还是沉浸在数百年前,那个完满的梦中,未曾醒过来啊。







短小的第一章完事了……之后就一章一章更,绝对比这章长!!!!!!
 

评论

热度(1)